論壇風格切換
 
  • 892閱讀
  • 1回復

“黑惡村霸”張良的窮路末日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gaodashuai
 

發帖
1009
辛幣
439
威望
2181
貢獻值
149
交易幣
0

文/文溪音 張 劍
人在做,天在看。心術不正,總要付出代價的。
張良,是河北省遵化市平安城鎮東門莊村原村民委員會主任,其在村任職五六年間,利用職權,瘋狂斂財,破壞耕地,毆打百姓,強迫交易,稱霸一方,涉嫌私刻村委會公章、私設派出所、養黑納惡、大肆侵吞村集體資金、暴力阻撓國家高速公路施工建設并毆打工作人員、騙取國家補貼資金等犯罪,劣跡昭彰,民怨沸騰,其自食其果,日前終被當地司法機關懲處。
劣跡人成為村主任再操舊業

“張良當選為我們村的村主任,真是個笑柄。”東門莊村的村民對媒體如是說。
2009年,東門莊村村民委員會換屆選舉,有人推薦張良參選村主任,但村民不同意選他,張良自然落選。
為此,其中有位極力主張不支持選舉張良當選村主任的村民,遭到了張良的暴打和恐嚇,那位被打村民幾年都不敢回家。
張良系東門莊村人,很早就糾集了幾個同鄉同僚出外,經營砂石料生意,而賺得金缽滿盆。
據相關媒體記者報道,早在2001年3月,張良在天津塘沽區砂石料市場因為非作歹,涉嫌欺行霸市、敲詐勒索,被公安機關拘留。
張良回村參選落選后,在當地也搞起了占地挖砂生意,并網絡各路關系。
三年后的2012年,東門莊村村民委員會又到了新一屆的換屆選舉之時,但張良神奇的當選了。
張良有了村主任這一權力后,如魚得水,其變本加厲地大施貪婪之欲,以各種借口強占村民的承包地進行非法采砂銷售。據該村的實名舉報反映材料顯示,其先后非法占地挖砂計毀壞耕地達200余畝,非法斂財近千萬元。
但舉報反映材料經當地國土及治安部門調查后,始終未及查處。張良總能大事化小,左右逢源,逃脫制裁。
東門莊村是一個具有3000余人的大村。張良在任職其間,還利用為村民辦理房產證和房產確權之機,私自以500或5000元不等的價格,強硬收取100多戶村民的費用。
村的集體土地似乎是張良家私有之地,不經村兩委集體討論,而隨意出售。據村反映,經張良之手共向160多戶出售約300宗集體土地,張良從中非法牟利200多萬元。
私刻村委公章與私設派出所

張良為了瘋狂斂財,可謂挖空心思,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首先他與村會計聯合,另外私刻了一枚“東門莊村村民委員會”印章。在非法收取村民“辦事費”和向村民出售村集體土地時,就用這假村委印章出具票據,而大多收錢后就連票據也不給村民開,收錢不下賬。
這枚“東門莊村村民委員會”印章后經發現,被送唐山市物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確認張良他們大量蓋用的該印章印文與村原樣本印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蓋印。
平日里,張良雖然名為村主任,但其整天金頭銀面,身著名牌,豪車相隨,雇   傭十余個,完全不像一個勤實理村的百姓之官。據了解,凡是不隨張良心意或影響、阻礙張良生意的人,就會遭到張良或其手下馬仔們的暴力毆打和恐嚇,而且打擊報復不給你辦理村中事務,直至下跪、托情就范為止。村民代表林×鳳、村民曹×春等人回想起來,至今心有余悸,都難忘當年被其追打和恐嚇而東躲西藏有家不敢回的經歷。
為了壯大和橫霸既得勢力,同時也是為了更加震懾百姓,張良上任后竟然還私自購置了警服、警具、警務證等,在村委會大門口樹起大木牌子,成立了派出所,雇   傭的馬仔們開著自噴的警車,招搖過市。張良自己也穿著警帽警服出入公共場所,并對外聲稱這派出所是經上級批準設立的。村民對此被打、承包地被侵占等時發現象,都只能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
但同樣,此事經村民舉報反映,且鄉鎮也有人對此明知,而當時的張良就是沒有受到處理。
張良不光自己無孔不鉆,而且還時刻不忘為其家人謀占私利。
東門莊村有所小學,學校旁是不允許設立商場超市的。但張良就是占用了一塊集體耕地,緊挨在學校門口旁為其哥建造了一大超市,專賺孩子們的錢。但張良既然能“避”過上級的多次舉報調查,大超市至今仍在集體土地上聳立著。
張良與他的馬仔們一步步地在向違法的深淵滑入。
2017年3月,國家重點工程——京秦二期高速公路正式啟動施工建設。由于該高速公路經過東門莊村地段,被指“黑惡村霸”的張良對此似乎再次嗅覺到了“商機”——
張良在高速公路通行線位置上搶蓋房屋,獲補40余萬元。后其兒子如法炮制,也搶蓋房屋獲補70余萬元。
另外,在高速公路測樣時,張良就詭計多端地圈地,與人大造所謂的“咸菜大柵”。高速公路動建時,其“咸菜大柵”評估價為52.7558萬元,每人(股)分得7.5365萬元。但張良等人事后仍覺補償得少了,于是上通下合地又設法對“咸菜大柵”做了二次評估,從而人不知鬼不覺地又獲取了86.5750萬元的補償(當時高速公路指揮部由王××掛職負責)。
此事有合伙的分款人員想坦白舉報,但遭到張良等人一致的惡劣恐嚇。
一不做二不休,張良利用自己培育起來的影響力,更是得寸進尺,組織糾集張雪鋒等人向高速公路施工建設單位強行銷售不合格的建筑材料,并且以斷電、堵路等暴力方式,多次威脅、恐嚇正在東門莊村段施工的建設單位,毆打施工工作人員。
施工建設進度受到嚴重影響,施工人員的人身遭受不法侵害,最后報案,以張良為首的黑惡勢力團伙才得以繩之以法。
致人輕傷害卻被放縱不法辦

張良行事詭詐,占地、斂財往往都以他人之名代之。
張雪鋒便是張良的兒子。張良為了將村集體土地占為己用,也是以“張雪鋒”之名與村委簽訂的合同。
張良一開始將村集體的一塊二三十畝的土地承包給了其兒子張雪鋒13年養魚。但承包后,張良父子卻進行非法挖砂,一直挖擴到了大約100畝,形成了一個大水坑。挖砂出售的巨額利潤裝腰包,多占集體土地又不交一分費用,損公肥私,占盡風頭。
有位村民家里購進了一批白酒,張良帶領其幾個馬仔就二次上門拉走了20多箱白酒。張良該付14多萬元酒貨錢的,但等該村民向其討要時,張良卻以修補村中機耕路及硬化路面等別出心裁的項目,讓其施工補回貨款,名義上還簽訂了假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款不夠抵賬,張良與會計合計后再從村里走賬,兩頭坑害村集體,中飽私囊。
張良還是一個以仗職權和身勢借錢不還的霸道之人,其當上村主任后即不斷地找借口向村民借錢,而且只借不還還連續要向你借錢。該村村民于××就先后三次被張良及其兒子張雪鋒借走43萬元,于××后來有事想向張良要錢,張良竟然厚顏無恥地說將他兒子張雪鋒之名承包的那100畝魚塘轉讓給于××,而以轉讓款從中相抵,又做起了“倒賣”的營生,讓巨額借款變成了其一種強迫性的獲利門道,實為詐錢。
但以“張雪鋒”之名簽訂的該承包合同明確約定在承包期內不得轉包或轉讓的,而張良就以20年的期限硬將此魚塘轉讓給于××(2015年10月8日至2035年12月止),于××見要錢無望,也只好接受作罷。
后來國家重點工程京秦二期高速公路占用到該部分魚塘,張良攜其兒子等多次沖到于××家對于××及其家人進行鬧事、恐嚇,并明確告知于××不得領取高速公路占用魚塘的補償款,否則滅于全家。
2017年7月,因高速公路建設需要,需盡快將魚塘清空,于××即兩次派人去到自已轉包的魚塘取魚,但均遭到張良的阻止。張良聲稱這魚塘里的魚有他的份,并揚手將于××方的取魚人員崔××當即打倒在地。崔××入院治療,并經鑒定為輕傷(耳膜穿孔)。輕傷報告上報到派出所,張良在被調查時聲稱沒將其打得那么重。面對惟一的施暴打人者,而致受害者受到輕傷害的結果,當地派出所至今尚未有一個明確的處理結果。受害者崔××受張良父子見人打斷腿的放風恐嚇,不敢取魚,不敢進村。
今年初,張良等涉惡涉黑勢力團伙終于被抓,其大肆侵吞村集體資金、截留民政部門救災款、非法破壞耕地、私刻村委會印章、冒充公安警察以及傷害他人等犯罪行為,也終將一并大白于天下,并得到應有的懲處,還東門莊村一個祥和、安定、文明的新東門莊村。
(編輯:李維 )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法制與社會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網”。如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凡注明為××媒體來源的信息作品,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并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該相關內容。如其他單位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應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若因線路及本網站控制范圍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導致暫停服務,對于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本網站不負任何責任。如有什么問題,請及時與本網聯系
評價一下你瀏覽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動

搞笑

開心

憤怒

無聊

灌水
離線5503101

發帖
3
辛幣
2
威望
12
貢獻值
1
交易幣
0
只看該作者 沙發  發表于: 11-14
小抄垃圾是成年薩克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友情提醒:謝謝您的回復內容,這是對樓主者莫大的尊重。
 
上一個 下一個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